喜剧大咖许冠文:一部喜剧却让我哭成泪人

时间:2019-09-22 15:46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对于不少影迷来说,周星驰几乎就是香港喜剧的代名词,他的无厘头风格吸引力经久不衰。而除周星驰外,香港喜剧界还存在着另一位大咖,他就是具有“冷面笑匠”之称的喜剧大师许冠文。
 
不同于周星驰的无厘头,许冠文擅长以诙谐的讽刺来批判社会民生现状,尤其是他和影后萧芳芳主演的一部电影,通过精巧设计的故事加上细腻流淌的温情,以一部笑中带泪的喜剧作品狠狠地讽刺了社会现状。
喜剧大咖许冠文:一部喜剧却让我哭成泪人
电影开头,蒋有为的小女儿蒋家敏接受小学的入学面试。
 
通过这场面试我们也了解到这一家的具体情况:爸爸蒋有为是一名电视台的播音员,妈妈有心脏病但却不想只当个家庭主妇,而三个孩子也都颇为调皮,姐姐在看恐怖片的时候会害怕地咬妹妹的手,哥哥和众多女孩关系甚好。
 
而家里发生的一些小插曲,也会让观众倍感亲切,这一家五口也像极了众多普通家庭的样子。小女儿蒋家敏十分可爱,经常问一些类似于“我从哪里来”、“妈妈当时为什么嫁给爸爸”的问题。
 
妈妈会因为发现了一根白头发而尖叫,每当这时家人就会以天花板灰尘掉下来为由安慰她。爸爸蒋有为特别重视早餐时间:“一家人如果连早餐都不一起吃,可能十年都不会碰上一面的”,他觉得一家人坐在一起聊天的时光才是最珍贵的。
 
蒋有为回家之后发现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怪异的陌生男孩阿当,自称是大女儿阿诗的朋友,从美国乘飞机回来看她。蒋有为怀疑他是大女儿的男朋友,于是去问妻子阿燕,而阿燕此时因为自己不想在家里做个黄脸婆正生闷气,蒋有为却不想让心脏不好的妻子出去工作,最后妻子使出尖叫绝招,蒋有为最终妥协了。
 
夜幕降临,儿子阿聪和女朋友通电话,因为阿聪要去留学,女朋友提出分手,伤心的阿聪再三挽留无果表示自己会去跳楼。夫妻俩担心地在窗外偷听了儿子的通话后,商量晚上要不要轮班看住儿子,蒋有为让妻子关掉煤气开关,妻子表示要把玻璃瓶、杀虫水、皮带、眼镜、窗帘布等能用来自杀的物品通通藏起来。
 
此时阿当抱着吉他,在家门口等大女儿。大女儿一回家,两人就拥吻在一起,爸爸生气地看着这一切却无可奈何,妈妈则取出DV记录下女儿的初吻。第二天一早,儿子阿聪在天台上走个不停,担心其自杀的蒋有为故意找儿子谈心,在爸爸的耐心劝说下,儿子终于敞开心扉,可正谈到关键处,焦急的妻子把他叫走,原来大女儿阿诗表示要和阿当结婚!
 
于是夫妻俩“兵分两路”,楼上楼下来回劝说,累得气喘吁吁,碰头的时候用三言两语告诉对方自己刚刚和儿女讲到了什么地方。夫妻俩只能坐在楼梯上,丈夫无奈地对妻子说:“儿女终于长大了,就是说我们‘青春消逝了’,我们‘自叹人易老’。”
 
这一切多像我们所有的家庭面临过的事情,做父母的也只是想用他们所有的经验,让孩子少走弯路,希望孩子都能幸福,然而孩子长大了终究会希望由他们自己抉择。作为一个中年男子,面临的事情很多,不仅仅是家庭中对儿女的指引,还有职场上的危机。
 
蒋有为在职场因为报道时出了岔子,老板质疑他,甚至还想解雇他。而此时更雪上加霜的事情是医生通知他有可能患上肠癌,因为蒋有为平时总爱小题大做,家人认为他又夸大其词,所以这一次家人反应平平、都不在意。
 
然而三天后的报告显示他真的患上癌症,听到这一消息时蒋有为如烂泥一般瘫在墙角,一下子没了支撑,一个无助的人无奈地等待自己生命的消逝。在回家的路上,他甚至去了棺材铺看棺材。回到家,本来想对妻子说实情的他看着家里的状况,但还是选择隐瞒这一消息。
 
为了多赚钱,他在本职工作之余接了旅游稿、出外景。一次外景采访中,蒋有为偷偷溜进山洞追拍贼人,最后贼人识破假装的蒋有为,而蒋有为趁机用假手打晕了贼人。但警务处长却在众多媒体人面前掩盖了真相,蒋有为以录影机的带子为证,在节目中讲述了自己抓贼的整个过程。
 
因为蒋有为的“不懂事”,高高在上的警署开始施压电视台,黑心的电视台老板又得知了蒋有为只有三个月的寿命,干脆逼迫蒋有为辞职,面对多方压力蒋有为只好辞职回家了,然而第二天一早他发现电视台高层突然来到自己家里,对自己笑脸相迎、客客气气,并表示高薪邀请他回去上班。
 
原来那次真相报道反响热烈,从收视率考虑电视台高层想重新雇佣蒋有为,让他以癌症患者的身份报道新闻,这样就可以吸引眼球、提高收视率。电视台高层还把蒋有为患病的事实告知了他妻子。儿子要去加拿大留学,大女儿结婚需要置办嫁妆,房子要装修,换车也需要一大笔钱,为了赚钱,蒋有为答应了电视台高层开出的优渥条件。
 
可是面对妻子,蒋有为假言其实自己并没有得癌症,但是既然有这个机会何不借此大赚一笔——“全世界都在骗人,骗人有什么不好,反正可以赚一大笔钱。”
 
蒋有为因为身患癌症还坚持一线报道新闻,名声越来越大,甚至还变身谈判专家、拍摄养生广告、帮议员拉票等,天天忙得团团转,孩子的事情都顾不上了,家人开始有些不满。
 
而这时电视台又想到了新招,表示开一次“死亡生日派对”,与邻台选美进行对抗,当然作为报酬也会额外给蒋有为十万块,但其实下个月才是他的生日。
 
要拍婚纱照的大女儿因为找鞋无意中发现了爸爸的癌症诊断书,得知真相的大女儿泪水涟涟地问爸爸“要是我不结婚的话你会不会开心一点”,蒋有为则叮嘱大女儿好好照顾妈妈和弟弟妹妹。
 
蒋有为不想再被电视台利用,在手术前的报道中他把这一切都说了出来,提醒观众们不要被传媒的言论蒙蔽,不要说什么就相信什么,而应该多用心、多动脑子、多思考。在这最后一次报道中,蒋有为最后深情地说:“我觉得一生最重要的,我现在想到,就是和我老婆吃饭。”
 
在接受手术之前,蒋有为把自己的钱都转到妻子户头,还买了两张去加勒比海的船票,提醒妻子如果两个人到时候不能一起去,一定要记得让主办方退钱,还叮嘱她小心用钱,照顾好自己。
 
警署为自己考虑掩盖事实真相,电视台高层为了收视率能够蹿升而利用一位癌症患者,逼迫其辞职和讨好其为己所用时的嘴脸完全判若两人;开派对时难受的蒋有为和周边人的热闹呈鲜明的对比......
 
或许人类的悲欢真的从不相通,喜剧的核心也的确都是悲剧。这个社会每天塞给我们很多信息,跟风时代、跟风潮流,然而我们是否真的用心思考过哪些是真的,哪些是假的,哪些究竟是我们自己想要的。
 
影片通过这一切都狠狠地讽刺了社会上存在的一些现状,也凸显了人性的复杂。人生世事无常,病魔无情、天灾无眼,但我们一直可以做的就是珍惜身边的人、爱身边的家人,说真话,做善事,当一个正直、善良的人。